小sb是不是欠c若若 随时随地都能c的

  若若忍住不适回想自己因为家里公司出问题被继母灌醉酒送来这里难道就是为了讨好这个男人?

  万恶的资本家,恶心!

  此时神志不清的宫夜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扣上一口大锅。

  将近黎明,身边男人终于安静下来。

  若若忍住快要散架的疼痛穿上衣服溜走。

  自己还没活够,不想这么快被折腾死。这一晚就当是还了那个所谓“家”的所有恩怨。

  而若若不知在自己身影刚关上房门,床上男人睁开眼缓缓拿起手心一条天鹅水晶项链。

  哼!你以为你逃的掉吗?

  六年后。

  七彩阳光小区公寓楼下,若若领着六个颜色不同的小豆丁一字排队拉着行李行进。

  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大人小孩颜值都精致的无可挑剔,分明只有小仙女才有能力领着这么可爱的一群小天使吧!

  来到七零一打开门,若若兴奋展示道。

  “怎么样?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还不错吧?”

  “哇~七七好厉害!”

  人美嘴甜的小六月抱着若若夸赞。让若若心情大好,不枉费心装修的这么温馨。

  “哎,果然是女人的审美,一点都没有男子汉的高档酷炫!”

  小毒嘴五月还没吐槽完头上就迎来一个暴击。

  “不许这么说麻麻,麻麻喜欢的就是我们喜欢的!”

  四月这个“护七狂魔”哒哒跑到若若身边撒娇“安慰”并不伤心的若若。

  五月在一边看着四月又一次抢走七七的怀抱瞬间小嘴倔得更高。

  五月还在生气,剩下的三个兄弟已经把小皮箱推进卧室并且自己挑好位置利落的收拾完毕。

  “小五,你再啰嗦连最后的位置都不留给你,你去和女孩子一起睡吧!”

  “啊~不要!”

  说完急急忙忙推着行李箱就往卧室冲。

  若若则抱着身为女孩的四月和六月去了女孩房间,帮着她们一起整理小衣服。

  六年前那一夜过后本以为可以远走高飞,本想到居然怀孕了。

  而且一次六个,带着他们生活虽然很累,不过现在看他们一个个都这么聪明可爱。

  若若觉得就他们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的礼物,做什么都值得!

  这次回国也是为了送他们进入国内的顶级幼儿园学习,国外连汉语都不教的幼儿园她可看不上。

  况且她的宝宝们每一个都算得上逆天。

  一月心智成熟,小大人起来头头是道许多事情连自己都要问他的意见。二月过目不忘是藏也藏不住的天才儿童。

  三月安静对书画情有独钟,四月是个十足的女汉子,把所有芭比娃娃都换了沙袋。

  五月调皮一点整天鼓捣她的电脑六月撒起娇来真是无敌可爱。

  据说幼儿园的领导也是偶然看到这些孩子的天赋才破例让了她进园还减免了一大部分学费。

  而这边安静整理衣物的若若还不知道隔壁房里五月正抱着她的笔记本电脑飞速敲击着。

  “你快点,好了没?”

  “快了快了,你们别催呀!”

  侵入系统也是需要时间的,五月一脸不开心,就一台电脑既要搞定幼儿园入院筛选系统,又要帮妈妈做简历投职。

  就我一个宝宝操作,你们都在看戏居然还敢嫌我慢!

  “不好,是麻麻脚步声,预计还有十秒钟到门口!”二月警觉道。

  “OK了!君鼎集团看起来还不错,就先它吧,麻麻马上就会收到通知了!”

  四个小宝刚呼一口气,门就被若若打开。

  注意到电脑屏幕五月眼疾手快小手一个切换,电脑屏幕又回到熊出没!

  孩子静悄悄,必定在作妖。

  “你们四个,没用我的电脑干什么坏事吧?”

  四个小脑瓜无辜摇头神同步,若若一点脾气都没有。

  正好手机铃声响起,若若接听,没想到居然是之前一直投简历都没过的君鼎集团的面试通知!

  哇,最近真的太走运了吧!

  次日,若若到达君鼎集团大厦楼下还是被震撼到了。

  之前也算是个见过不少世面的白富美,但还是想象不出来这么一栋内外装修都奢华的巨楼背后是怎样一个可怕的集团。

  “你好,我是来应聘的若若!请问……”

  若若找到前台,登完记却发现几位前台都在忙着补妆。只有一个边抿口红边指着一个电梯“应聘去18楼1801!”

  “啊~好的,谢谢!”

  若若刚到电梯口里面几个女人看她穿的廉价推说超载关上电梯。

  发现旁边的电梯正好降下,若若第一个闪进去。

  宫夜辰进入自己的专属电梯发现里面居然有人,脸色顿时敷上一层寒冰身后几人更是胆战心惊。

  “无关人员请出去!”

  若若只感觉到一阵寒意,抬头却冷静道。

  “这里超载,你等下次!”然后迅速按上关门键。

  门外众人一脸懵。

  总裁这是在自家电梯门口吃闭门羹?世上还有人敢玩这种操作?!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查清楚!”

  十分钟之后,若若的所有资料已经出现在宫夜辰桌上。

  “下一位面试者,若若!”

  本来就紧张的若若看到坐在招聘C位的宫夜辰脸上的笑容完全僵化。

  眼睛避开宫夜辰,勉强做完介绍。宫夜辰抛出第一个问题。

  “林小姐体型看不出来密度这么大,一个人都能把电梯坐超载?”

  这明显就是公报私仇是的吧?

  周围面试官想笑不敢笑,尤其女性都向若若投去鄙夷怜悯的眼神。

  “可能……电梯稳定性不太好!”

  旁边面试官都猜测若若肯定得罪了大boss,问出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不过专业上的问题,若若回答的游刃有余。

  问题到最后“关于薪资,有什么要求?”

  若若自从遇见这个男人打死不想在这里上班,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架势“月薪六万+,少一分不干!”

  然后来一个潇洒的背影扬长而去。

  没想到背后没等来不屑和嗤笑,而是低沉一句

  “成交,明早过来报道!”

  若若傻了,身边陪审的面试官和窗外看笑话的面试者都傻了!

  月薪六万,那是部门经理也拼死累活才达到的薪资居然落到一个新人头上。

  这女人到底神马来头?

  若若没想到随口一说他他他居然答应了。

  面对六万的高薪诱惑,“不想干?”不存在的!

  笑眯眯签了合同的若若也没仔细看合同上写的职位根本不是平面设计师而是总裁秘书助理,二十四小时在线那种。

  宫夜辰看着若若签下合同嘴角闪过不易察觉的冷笑。

  说实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一个女人感兴趣,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说不上来在哪里见过。

  而在君鼎集团大楼外,六个小小身影躲在暗处通过监控观察大楼内的一举一动。

  六月小萌宝通过撒娇留下若若笔记本,现在五月他们几个早就通过系统接入大楼监控系统。

  若若在楼内的一切动静都被他们知道了。

  最有威信的一月指着屏幕中的宫夜辰不满道“这个男人,刚才一直在欺负妈妈。”

  “今晚之前,我要他的全部资料!为了保护麻麻,是时候该给他一个教训!”

  其余几宝一听兴奋道“耶,我们又有新任务了!”

  说干就干,几个小宝都不是吃素的。

  一月掌控全局,运筹帷幄。

  二月天生记忆里超群过目不忘,从这几年看过的书,听过的报道里立马筛选出来君顶集团的总裁宫夜辰。

  正是刚才视频里出现的那个男人。

  五月精通电脑程序开始对君顶集团又一顿操作。三月四月通过六月向门卫撒娇问到大总裁的车位。

  也开始了他们的行动。

  是以,当天中午集团大楼网络系统集体瘫痪所有电子屏上一遍遍播放“熊出没”。

  宫夜辰的千万级豪车上被油彩棒画上杰作。

  整个集团一个下午的时间才恢复正常,调取公司所有监控都一片空白。

  “很好,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对我耍手段了!”

  宫夜辰修复完系统看着车内监控里的三个孩子意味深长,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闪过早上那个笨女人的身影。

  “给我查清楚这三个孩子的全部消息!”

  身后的特助于尉于蔚过来接过视频突然一愣。心里有疑问但他知道现在不当讲只好退下办事。

  小宝们功成身退迎接若若回家享受快乐时光,听着宝宝们神秘兮兮说帮自己解决了大坏蛋满心欣慰。

  根本没想到儿子们已经厉害到那种地步的若若也没多想。

  直到第二天拿毛巾亲自擦完看着有点眼熟的油彩涂鸦,才明白儿子们这是在坑娘哎!

  因为总裁秘书的第一件任务就是帮总裁——擦车。

  我擦,我擦,我擦擦擦!

  “好了没有,中午总裁要去出席活动,可等着用车呢!”

  正在奋力擦车的若若听到女人的声音,正是总裁办的另一位总裁助理艾米,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总一副斜眼看人的表情。

  因为是新同事,一直也不敢说什么。

  “这么快要用?可我只有一双手,根本来不及!”若若能不惹事就不惹事。

  但她不知道对方可不这么想,艾米每天打扮精致就为了能得总裁看一眼,凡是想靠近总裁办的女员工没少受她折腾。

  没想到这次招聘倒送来一个,开的工资比她都高,艾米想到这儿就膈应的不行。

  正愁没发整她于是直接给她送来了另一套装备。

  “擦个车这么墨迹,干脆我来帮你吧!”说着指指地上的新拖把“时间这么紧用这个!耽误总裁出行等着被开吧!”

  “啊?好吧!谢谢艾米姐!”

  艾米看着若若接过拖布准备查看直接按住她的手在车上用力拖起来。

  顺便直接从车顶倒下一捅肥皂水“你看这样是不是快多了!”

  若若总觉得哪里不对,但看着艾米催促,擦完车还要晾干。为了自己不被开掉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做完这一切艾米满意离开“回头可别说是我帮你啊!”

  当若若终于擦完车赶在中午食堂吃上第一口热饭的时候,终于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但第二口热饭还没送到嘴边,若若就被突然冲进来的几位黑衣壮汉架起来扔到正在晾干的车边。

  正对上一脸要吃了自己的宫夜辰。

  “你……到底对我的车做了什么?看你干的好事!”

  说完若若就的脸被强行贴到车跟前,仔细看,似乎明白了什么瞬间五雷轰顶。

  车漆面被划了一道道细密的口子,一检查刚才用的拖布,里面竟然藏着一根铁丝。

  而且车顶没来得及处理的积水顺着天窗渗进车内打湿驾驶座很大一部分。

  “说吧,你想怎么死?”

  “不是,这个拖布……还不是因为你要的太急,时间根本来不及,多少钱赔你就是大不了我还不伺候了!”

  “那就直接赔钱吧!这辆阿斯顿马丁限量版需要送往国外的总部,车身需要重新上漆,检修,部件更换算上运费起步价先算你六十万吧!”

  六十万!!!

  若若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瞬间嬉皮笑脸着蹭到宫夜辰身边。

  毕竟还有六张嘴等着自己养活,要真丢了这份工作六十万那得还到什么时候!

  “那啥,刚才我是不是说胡话了,伺候总裁是我的荣幸,从今以后您说往东我绝不向西!咱商量一下能分期吗?”

  “哼,算你识相!”

  宫夜辰看着若若瞬间变狗腿,竟不觉得厌烦。

  若若一直缠着宫夜辰讲条件,直到打好还债合同。总算把时间延长到一年,但算下来每个月还完债的钱已经大大缩水。

未分类